看電視
聽廣播
老干爹、阿里媽媽、綠米……這些居然都不是山寨貨

來源:雷科技

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6:39

今日小雷一如既往的做著肥宅三大樂事之一——刷微博。

然而卻刷到一條看著讓人秒變大頭爸爸,迷糊懵逼的微博。

      

五糧液告九糧液?這二貨不是兩兄弟么,賣了十幾年了都.....

小雷記得以前逢年過節還買過給長輩漱漱口來著。

      

頂著滿頭的黑人問號,特意去百度查了查九糧液的底細,這一查不得了。

這破酒是神州八號發射時的慶功酒,受到甘肅省人民政府的嘉獎,身上榮譽無數。

      

和神舟八號肩并肩,共上天攬明月的白酒,實際上是模仿五糧液十幾年的山寨貨。

被人家名門正牌五糧液一紙告翻在地上,賠了900萬,登上微博熱搜成為吃瓜群眾的瓜后聊資。

      

關鍵五糧液的假兄弟不止有九糧液一位,而是一個大家族。

一糧液、二糧液、三糧液、四糧液一直到九糧液,你說五糧液要打多少年官司才搞得定.....

      

像白酒這種幾十塊成本賣幾千塊的暴利行業,山寨早已見怪不怪,九糧液不過是冰山一角。

如白酒里的文藝青年“江小白”VS“將小白”。

      

國酒茅臺的不為人知的弟弟“茅合”。

      

當年奔跑爸爸家族大力推薦的“RIO”VS“BIO”。

      

但凡你喊得出名字的大牌白酒,隨時能揪出2款以上的同名山寨貨。

事實上,在國內山寨可不單單是現象這么簡單,早已成為一種不可違背的自然定律——萬物皆可山寨。

萬物皆可山寨

為什么小雷說“萬物皆可山寨”?因為山寨貨早就充斥滿國人生活的每一個瞬間。

不管你看得見,看不見,它無處不在

比如上網買臺人人必備的手機,新款的OPO R11S只需498元。

注意哦,是OPO而非OPPO。

      

同樣的還有5.72寸大屏大內存手機,458塊就能買到的“vivi”。

      

集小米、魅藍兩家優點于一身的“米藍”。

      

更犀利的是,人家山寨手機在模仿同時偷偷發力,超越正品。

如這臺“VK XI MAX”,正主iPhone 11還沒出世呢,VK便來了個“跨時間山寨”,足足提前3個月推出。

如果到時候iPhone真長這樣,你們說是蘋果山寨VK呢,還是VK山寨蘋果?

      

山寨手機經過小米的低價洗禮,早已不復當年統治中國,沖出亞洲的盛況。

如今各種食品飲料才是山寨的主力軍,不信?請看下面。

維生素飲料三兄弟:脈動、激動、詠動。

      

王老吉算什么,他祖宗王吉正了解一下。

      

奧利奧和澳麗澳,這還能不能扭一扭、舔一舔了.....

      

旺仔牛奶喝過不少吧,旺子牛奶喝過沒?

      

雪碧VS雲碧,雙碧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真假。

      

好吃點VS好吃占,最高難度的“大家來找茬”。

      

洽洽香瓜子VS治治香瓜子,區別只在于“一筆畫”。

      

你以為這就完了?不不不,還有更高段位的:山寨建筑。

江蘇省徐州市的“古埃及獅身人面像”。

      

江蘇省蘇州市的“倫敦塔橋”。

      

甘肅省蘭州市的“帕特農神廟”。

      

山東省煙臺市的“埃菲爾鐵塔”。

      

中國上海的“意大利薩斜塔”。

      

中國北京的“悉尼歌劇院”。

      

不用買機票不用出國,只需高鐵+單車,即可一覽世界八大奇跡+百國特色風采。

國內的“山寨”功力,就問你服不服。

      

山寨貨靠著蹭正品的熱度得以盛行大賣特賣,但作為正牌廠商卻苦不堪言:不僅品牌讓別人用了,還把自家的銷量給搶走。

上面的九糧液與五糧液便是典型的栗子。

所以很多廠商迫于無奈紛紛使出“先手制敵”的大招——把商標全注冊完,讓別人無標可用。

      

以前微博上有網友調侃:大白兔為了保護自己的品牌,注冊了十幾個相似的商標。

      

其實不是玩笑,是真的。

大白兔在1991年注冊了大黑兔、大花兔、大紅兔等名字。

      

熱衷于顏色的不僅奶糖,還有手機。

小米在2014年把黑米、紫米、綠米等五顏六色米統統注冊一遍。

集齊一道“糧食彩虹”。

      

還有BAT三巨頭的阿里巴巴,注冊了一堆阿里親戚:

阿里媽媽、阿里寶寶、阿里姐姐,阿里妹妹,阿里哥哥,阿里弟弟,阿里叔叔.....

收集整個阿里家族的所有親戚。

      

國民辣椒“老干媽”也不甘寂寞,注冊老干爸,老干娘,干兒子,干女兒,老姨媽。。。

      

大公司們瘋狂“山寨”自己,就是想杜絕各種無良“山寨廠”,高仿自己牌子拿去招搖撞騙坑消費者。

可惜,哪怕小米集齊了一道七色彩虹,仍躲不過萬物皆可山寨的自然定律。

      

可能有的機友會說:山寨貨肆意縱橫,是國內很多公司不注重知識產權,為了牟利不惜游走在法律邊緣。

你說得對,但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

山寨之所以能橫行霸道,并非來自廠商的“惡意”,而是國人的“需求”。

      

山寨盛行,皆因需要

山寨一詞最早來源于50年代的香港,初期代指不正規的小廠,比如李嘉誠當年開的“長江塑膠廠”。

后來70年代改革開放,山寨一詞傳入中國廣東,被用于表示模仿、抄襲、冒牌的意思。

      

改革開放初期,百業待興,那時候國內還沒多少自主品牌,所以國外品牌成了重點的模仿對象。

其中最出名的便是抄襲阿迪達斯,成功冠名NBA比賽的“阿迪王”。

      

靠著不輸于大牌的質量,僅售三分之一,甚至十分之一的超低廉價格。

山寨產品在那個窮困的年代,廣受群眾的熱烈歡迎,成為購買的不二之選。

廠商們因時勢利好、人民需求,得以蓬勃發展,不斷壯大。

      

那時候山寨有多強大呢?

吳曉波在《如何告別山寨之國》節目里說道:

溫州人九十年代初去法國女裝店里拍照,回來在五馬街“五天出小樣,十天出批量,一個月賣遍全浙江”。

可見在三十年前“國產山寨”功力便已臻至化境。

      

后來隨著改革開放經濟高速發展,部分人富裕起來,城市里的居民們錢包也日漸鼓脹。

不再購買廉價山寨貨,衣服選優衣庫、鞋子買NIKE等正品,美名其曰“消費升級”。

然而人類階層如同金字塔,窮人往往是絕大多數,他們居住在社會底層,收入只夠維持溫飽。

      

據國家2018年統計的數據,全國有80%的家庭,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足3000元,而同年廣州平均工資水平為8630元。

窮人遠比想象的多,僅是被我們活在的大城市隔絕開,無法看見。

      

當你跳脫身處大城市的優越,走進“人均收入不足3000元”的農村時。

也會看到“vivi”、“旺子牛奶”、“粵利粵”等山寨貨繚繞穿梭于你的生活。

      

山寨不是手機里一笑而過的笑料,而是底層人民賴以生存的必需品。

我們之所以無法意識到,全因貧富差距擴大同時將世界分割為兩個,活在此世界的我們,視野自然無法觸及彼世界的他們。

用文藝又時髦的話說便是:五環內視障,身處大城市優越之地,穿行于繁華街道,望不到底層的貧苦,所以對底層人民的事物感到驚奇,對山寨貨嗤之以鼻

      

對于正牌硬貨而言,他們不會降低身份跑去三十六線小村莊,因為那里沒有人舍得花大幾百。

廉價的雲碧、治治瓜子應運而生,成為村里的“名門正牌”。

      

山寨產品在網絡發達的今天,通過互聯網傳播讓更多人知曉,網友們秉承著“正義”口誅筆伐。

廠商們因利益受侵害,對山寨亮出法律的武器進行制裁。

一切皆無用,山寨實際是底層人民需求的具現化,在底層人富起來之前,沒有東西可以杜絕山寨。

這便是山寨長盛不衰的“真相”。


[編輯:龍艷軍]  

關于我們 | 株洲市廣播電視臺 | 廣告報價 | 人才招聘 | 聯系方式 | 郵箱

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泰山路658號傳媒大廈 官方熱線:0731-28663520
Copyright (C)2010-2014 zzbtv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傳媒網版權所有
株洲地區第一視聽綜合門戶網 株洲市廣播電視臺主辦
湘ICP備10022832號 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810495
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北京时时官方论坛